• 《夏天的鞋子》一首美的赞歌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川端康成喜欢写美丽的女性,于他而言,女性的美超越了描写对象的范畴,已然成为精神生活的主宰。“掌小说”《夏天的鞋子》依然是一首美的赞歌。?

    主人公是一位十二三岁的无名少女,关于其肖像描写很少,无外乎“眼睛闪烁着光芒”,“身穿粉红色的外套,袜子一直滑落到脚跟,脚上没穿鞋”,“手里拿着一只袜子,齐肩短发”等寥寥几句。仅凭此等有限的文字信息,我们无法体认少女的外形美。作者之高妙是设置旁观者,以马夫勘三的视角确认了她的外在美,“高贵而美丽”,有着出自名门闺秀的气质。二是以意象写人,少女放在枯草上的一双小鞋,犹如“盛开的小白花”,象“小白鹭”一样美丽。这种美是一种纯洁的美,没有受到任何世俗亵渎的美。?

    她美在有一颗坚强勇敢的心。从村子到海港,路途较远,少女手提着鞋,为了去海港,一直追赶着勘三的马车,这样反复的折腾,显然挑战到勘三的优越心理。哪怕勘三伊始故意让马车“飞奔疾驰”,她总是锲而不舍地,躲避勘三,又紧随马车。至最后,勘三不得不佩服她是一个“倔强”、“刚强”的丫头,同意她坐上马车。少女用刚毅、勇敢征服了素来讨厌孩子攀爬马车的勘三,而不是乞求与哀号。?

    少女的美,还在于真实、自信。她并非时时都处于要强状态,“文静”与“略带羞怯”的小女儿情态也会显露无疑。这是她真实的性格本原,一个具有复合性格的女孩。或许由于父母早逝缘故,在川端康成内心深深种植着“孤儿根性”,这种孤儿根性就在其心里,“孤独”或许是其全部作品及一生的深层中所贯穿始终的主题。小说中少女是孤儿,但孤独并非其性格标签。在小说中,更多的是一种品质的美,一种精神的美。孤儿生活现实并未让其落寞、胆怯、自卑,更多的时候展现出了自信。拥有一个勇敢的心,自信随之而来。所以,当勘三问她“大冬天还穿白鞋?”的时候,她的回答是“我是夏天到这儿来的啊!”没有任何遮掩与修饰,本真的回答,源于对自我真实的信任。?

    文中除了作为衬笔的五个老太太以及虚化的小孩外,人物关系非常简单,就万博体育英超网页版,万博英格兰超级联赛球队,万博手机炸金花网址是作为马车车主的勘三与乘车少女。两人之间的矛盾冲突应是小说的一大亮点。勘三喜欢马,近似神经质般将马车装饰成全村最漂亮,且是村唯一一辆能乘坐八人的大马车。若是遇到上坡,甘愿跳下马车,为的是减轻马的负重,足见其对马的感情。再加上,能上能下的灵巧身手,凭着车子摇晃就能准确判断小孩子攀爬车檐的敏感。马车俨然成了其身份与地位的象征,勘三是不容许他人有丝毫的怠慢与侵入,以挑战他的权威与地位。所以,其初勘三对少女的策略与方法一如他平时对那些喜欢爬车的小孩,并且异常生气,生气在于少女丝毫不怯于自己的“威胁”,不仅不给自己出拳解气的机会,而且在自己咄咄逼人的注视下,视若无睹,“眼瞅着旁边的大海”。勘三对少女的态度有所转化,因为少女“高贵而美丽”,让他怀疑可能去“海滨别墅”。?

    真正让勘三态度转变的,确是少女的坚强、刚毅、勇敢与坚持。锲而不舍地拎着鞋子追赶马车,哪怕“脚出血”,使得往常有些冷漠的勘三为之动容。以至于少女在回来路上追赶马车,勘三没有犹豫就开了车门。小说开头颇有意味,五个老太太“一边打着盹,一边谈论着今年冬天蜜柑桔丰收的事”,而勘三像追赶海鸥似的行使着车夫职责,两者之间没有语言交集。这种空白或者说未定点,显然是作者有意为之。勘三应是职业马车车夫,对农村甚为熟谙,对于老太太这种“常客”与“柑橘丰收”这种农事已经习以为常,形成了审美疲劳,当然,也是为以后少女出现作下铺垫。勘三对攀援马车的小孩不留情面,显现出些微恶魔性色彩,其本性也是善良的。之于少女,他是为之折服,愿意施以援手,源于少女具有完型美特质,官能体现的外形美与刚强、自信的灵性美的完美统一。?

    川端说,提高美的民族,就是提高人类灵魂和生命的民族。这篇小说,相对于视勘三行为为怜悯与拯救,就是作者吟唱的关于美与善的赞歌,因为,美与善的礼赞集中体现了自然、人性与道德的平衡与张力。




    这是万博体育英超网页版,万博英格兰超级联赛球队,万博手机炸金花网址水淼·dedeCMS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,故有此标记(2019-02-21 10:54:20)

    上一篇:惠州市年学龄前儿童法定报告传染病流行病学分

    下一篇:我国灾难报道中的语义障碍分析